• <tr id='86r38'><strong id='86r38'></strong><small id='86r38'></small><button id='86r38'></button><li id='86r38'><noscript id='86r38'><big id='86r38'></big><dt id='86r38'></dt></noscript></li></tr><ol id='86r38'><table id='86r38'><blockquote id='86r38'><tbody id='86r38'></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86r38'></u><kbd id='86r38'><kbd id='86r38'></kbd></kbd>
  • <i id='86r38'></i>
    <span id='86r38'></span>

    <fieldset id='86r38'></fieldset>

      <ins id='86r38'></ins>

      <dl id='86r38'></dl>
      <acronym id='86r38'><em id='86r38'></em><td id='86r38'><div id='86r38'></div></td></acronym><address id='86r38'><big id='86r38'><big id='86r38'></big><legend id='86r38'></legend></big></address>

        <code id='86r38'><strong id='86r38'></strong></code>

          <i id='86r38'><div id='86r38'><ins id='86r38'></ins></div></i>

            雪諾心理有病,是《權遊》爛尾的錯嗎?

            • 时间:
            • 浏览:2

            本文由娛樂(niuhzan.com)整理發佈

            撰文:翠紅


            《權力的遊戲》完結已經快10天瞭。

            在所有網友罵瞭一輪又一輪之後,最近傳出的消息卻讓人困惑。

            先是昨天網上曝光瞭一個視頻。2017年,《權遊》劇組聚在一起讀最終季的劇本時,飾演雪諾的基特·哈靈頓在聽到自己殺死瞭龍媽時,滿臉的不可置信,甚至崩潰流淚……

            隨後他看向龍媽的飾演者艾米莉亞·克拉克,不停搖頭,當時“龍媽”還向他做鬼臉,本來感動的氛圍看到龍媽的八字眉那一刻,瞬間出戲。

            該視頻一出,則引起瞭熱議,無外乎是劇迷或書迷對編劇的譴責,認為其寫的劇本讓演員都無法接受。

            也確實,最後一集播出後,《權遊》第八季不僅口碑大跌眼鏡,國內國外各個網站上的評分也創歷史新低,甚至有超過百萬的劇迷在網上發起請願,要求HBO重拍《權力的遊戲》第八季,並更換掉編劇David Benioff和D.B. Weiss。


            在各方聲音的吵嚷中,今天傳來另一個消息,“雪諾”進康復機構瞭。

            據外媒報道,雪諾的扮演者基特·哈靈頓在一個月前進入康復機構。知情人士透露,哈靈頓是因為《權遊》的終結而備受壓力,於是他決定接受心理輔導,練習正念冥想和認知行為療法來對抗壓力以及解決疲勞等負面情緒以及酗酒的問題。


            而哈靈頓的妻子蘿斯·萊斯利對他此舉非常支持,希望他能好好安靜地休息一下。隨後,哈靈頓的發言人證實瞭該消息,並表示哈靈頓要用休息時間來進入健康療養院處理個人問題,“但不會影響他未來的工作項目。”

            報道稱哈靈頓難以接受《權力的遊戲》劇終,而中國不少觀眾認為他接受心理咨詢和殺死龍媽的結局有關。

            但其實,外界刺激是一個觸發器,兩相比較,該劇的結局是比較小的觸發器,更大的、真正影響生活的則是該劇結束。


            該劇播瞭八年,拍攝的時間近九年,哈靈頓從二十三、四歲幾乎無人認識,演到現在路人皆知,差不多在劇組度過瞭大半青年時代。

            哈靈頓和雪諾這個角色的羈絆之深,從他自己曾說過的話裡就可窺見一二。

            哈靈頓曾說自己當初花瞭整整三個月的時間來為《權力的遊戲》試鏡,第一次與導演見面時,他臉上被揍留下的“熊貓眼”都還沒有消退,“因為我在麥當勞裡和人打瞭一架,另一個顧客在等待巨無霸時與我同行的女孩子起瞭沖突,我當然要沖過去揍他,不過很快保安就制止瞭我們。”

            “其實之前我也有過兩三次試鏡,但莫名其妙的就被自己給搞砸瞭。每次,從一開始我就知道那個角色並不屬於我,但瓊恩·雪諾不同,我覺得自己很適合,感覺我就是那個人。”



            曾有人問哈靈頓,如果不演瓊恩·雪諾,他會對《權力的遊戲》裡哪個角色感興趣?在回答瞭幾個角色名之後,哈靈頓還是承認自己對雪諾才是真愛,“在我心裡,留瞭一塊最珍貴的位置給雪諾。他不斷碰上艱難的事情,在身邊許多人的環視下,還要盡全力去做到最好。”

            不但如此,他還在劇組找到瞭摯愛,結瞭婚。

            《權力的遊戲》中,瓊恩·雪諾假裝向野人投誠,並與“女野人”Ygritte擦出火花,當他要逃走報信的時候,箭法精準的Ygritte假裝射偏留下瞭他的一條命。後來Ygritte跟隨其他人一起攻入黑城堡,在雪諾面前被射死,為這段復雜而淒美的愛情劃上瞭一個不圓滿的句號。


            盡管雪諾和火吻在劇中天各一方,不過現實生活中,飾演這兩個角色的基特·哈靈頓和羅斯·萊斯利卻一度從熒幕情侶變成真正的戀人。


            在2018年,倆人舉行瞭婚禮。


            正因為各種各樣的羈絆,所以《權遊》的劇終毋庸置疑意味著他人生的一個階段結束瞭,一部分人生結束瞭,這是非常大的壓力。

            相信劇組其他幾位重要演員有著同樣的壓力,但他們沒有出現類似的問題。龍媽的扮演者艾米莉亞·克拉克和哈靈頓年紀相仿,她的角色被最愛的人殺死,照樣笑成倒八字眉。

            龍媽“擠眉弄眼”逗哈靈頓 


            珊莎和艾莉婭的扮演者在劇組度過瞭青春期,年紀小很多,她們接受得也不錯。除瞭珊莎在《X戰警》中出演鳳凰女獲得瞭大一點的成功,龍媽和艾莉婭的發展都不見得特別突出。所以外界壓力僅是外在原因,哈靈頓發展到需要心理咨詢得從他自身去尋找。


            飾演龍媽、珊莎和艾莉婭的三名演員屬於比較正常反應類型:一件事情結束瞭,好的,我接受它,下一步看看做點別的什麼。她們把大部分註意力投入到“勝利完成”的一面,既是終點又是人生另一個起點。


            艾莉婭的看法很有代表性:現在要再叫她簽八年合同她可不幹瞭,她要去做別的。

            哈靈頓看起來過度關註瞭“結束”這一面,他的感受就不會是自由居多,而是喪失、失落、失去。要順利通過這一關,他需要看到硬幣的另一面,比如他現在有瞭大把時間和太太共處,要是樂意的話生個孩子何嘗不可;暫時從走到哪裡都被人認出的相對無隱私狀態中解放,安靜地享受生活;不再被劇組左右生活,可以好好規劃將來,或者不規劃,先放松一陣子再說等。

            這樣說來,是不是覺得哈靈頓目前接受的酗酒治療挺靠譜的?



            認知行為療法通過跟不合理的觀念做鬥爭,改變認知(劇終=失去)來改變行為(酗酒、無目標),優勢是短期內起效。


            正念聚焦、冥想要求覺察當下,不作評判,通過練習和自己的感知覺緊密相連,促進接受當下發生的一切,這個問題會發生在很多普通人身上。


            不過從哈靈頓不大接受大結局以及對結束、告別的敏感來看,他很可能在離別上有情結,或者有遺棄創傷,這些就需要通過較長時間的精神分析來處理瞭。希望我們摯愛的“雪諾”哈靈頓早日從酗酒中康復,在其他影視作品中繼續成長。

            QQ群號:

            本文為新京報Fun娛樂(ID:yuleyi    dian)原創內容

            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和使用。

            歡迎轉發朋友圈和留言點贊~